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熟女  »  成熟少妇姨妈

成熟少妇姨妈


  午饭是李小红亲手弄的。
  白如雪陪着白映雪做课功,连下手都没有帮一把。
  李小红也没有吭声,一个人在厨房里默默做事。
  余海洋第一次看到李小红的面孔至少呆了15秒。
  白映雪和白如雪有9分相似。
  白如雪和李小红又有8分相似。
  李小红的老公死得早,她母兼父职带大白如雪相的不容易。
  以前一直操劳十分苍老。
  白如雪回村修了这栋乡村别墅,她就一直享福。
  除了家务活之外,就是帮着白如雪管理果园。
  经过10年调养。
  李小红不但恢复了老公活着时的花容月貌,外表比以前更年轻。
  45、46的农村女人早就苍老了,李小红一点也苍老,外面看最多是35、36岁的成熟少妇。
  虽不没有白如雪那样嫩白细滑,可比普通的村妇白嫩多了。
  表面没有任何皱褶,水嫩嫩的充满了弹性。
  她和白如雪最大的不同就是胸~脯。
  白如雪小时的候可能发育不良,上面两团嫩肉一直不发达。
  生了孩子哺乳后也没有变大。
  李小红的非常大,标准的36E级加。
  比白如雪的整整大了两个罩杯。
  浅灰色的圆领短袖背心质地柔软,又薄又软,像纱一样绷在身上。
  两团高高耸起的嫩肉嚣张的展示着她们的傲人曲线,彰显着玲珑凹凸。
  为了看得更仔细一点,他坐李小红的对面,腰板挺的笔直,大有居高临下之势悄悄的窥视着两团高高耸起的嫩肉。
  李小红的厨艺不错,菜也相当丰盛。
  四个人四菜一汤,两个诨菜,一个回锅肉,一个青椒肉丝。
  两个素菜,一个是炝炒空心菜,一个是干扁四季豆。
  鲜黄花汤色泽明亮,加了几段空心菜尖,黄绿相间,看着就流口水。
  李小红帮他盛了饭,递碗饭时多问了一句,“听小雪儿说,余先生会看妇科病?”“小雪儿?”
  余海洋一怔,一个叫白如雪,一个叫白映雪,还真不清楚她说的小雪儿到底是指哪一个?
  “当初是我坚持取这个名字。”
  白如雪盛了半碗汤只喝了一口,放下汤碗解释,“我妈叫我大雪儿,叫映雪小雪儿。”“看阿姨的气色,是内脏功能失调导致蝴蝶斑。”
  他放下筷子起身,伸长脖子打量她的面孔,“阿姨是脾虚不能化生精微,气血再亏所致。这是小病,很容易治。”“多谢余先生。”“阿姨,别这样见外,叫我阿洋或是海洋就行了。”
  他缩回身子弯腰下坐,左肘不小心碰翻了白如雪的汤碗。
  “骨碌”一声,汤碗在桌打了一个转,汤正好洒在白如雪的胸口。
  刚换的裙子胸口那块全湿了。
  余海洋一呆,抓起卷纸撕了四、五节搓成团,手忙脚乱的想她擦拭,“雪姐,对不起,烫着没有?”
  当着白映雪和李小红的面,她哪敢让他碰胸口。
  赶紧起身让开,双颊通红接过纸巾,“没事儿,我进去换一件,你们慢慢吃。”“叔叔,奶奶鼻子两边的黄斑,妈咪说叫黄褐斑,你怎么说是蝴蝶斑?”
  白映雪见白如雪进去了,放下筷子等她出来一起吃。
  “你仔细看看,黄斑形成的面积像不像一只蝴蝶?”
  白映雪歪着脑袋细细打量,真的有点像,“叔叔,这称呼是不是医书专用的叫法?”“准确的说,这种称呼更贴切,更书面化一点。”
  他挪开椅子跑到茶机边抓起纸笔,信手写了两个简单处方,回去递给李小红,“阿姨按处方抓药,每天按时服用,一周之内必有效果。”“阿洋,你真能干,为何想到在农村开美容馆?”
  李小红接过处方一看,真的简单,简单得她有点怀疑是否有效。
  “城里消费者人群大,可竞争更激烈。”
  他淡然苦笑装可怜,鬼话连篇没有一句实话。
  “叔叔,你是帮别人看病,为何叫美容馆而不叫诊所或是医馆呢?”
  小丫头是好奇宝宝,立即发现了问题。
  “病有多种多样。叔叔帮阿姨们看病主要是让她们变得更好看,人人变成美女,所以叫美容馆。”
  又是一翻鬼话,可有些话的确不能对白映雪说,就算实话实说,白映雪也不会明白。
  比如像隆胸、处女膜修复还有去除妊娠纹等。
  “哇!叔叔的想法正好。”
  小丫头滑下椅子跑到李小红身边,摸着她的鼻子调皮大笑,“奶奶没有蝴蝶斑了也是一个大美女。我们一家三人全是美女。”“雪儿的说法不太确切。”
  他悄悄的瞄了李小红一眼,纠正白映雪的说法,“你奶奶应该是大大美女,咪是大美女,雪儿是小美女。”“哇!还是叔叔说得对,奖励一个。”
  小丫头歪着脑袋想了想,觉得他的说法更贴切,抓起筷了夹了一块回锅肉,塞进他嘴里,“叔叔是喜欢大美女,或是小美女?”“唔……都……都喜欢……”
  他含混嚼了几下咕的吞了,“雪儿小美女聪明伶俐,雪姐大美女成熟妩媚,对叔叔都很好,所以叔叔都喜欢。”“哇!叔叔你好贪心哦。”
  小丫头伸手拧他的鼻子,“雪儿小美女变成了大美女,妈咪大美女变成了大大美女,叔叔喜欢谁?”“还是两个都喜欢。”“海洋,别和雪儿皮,这丫头有时喜欢纠缠不清,绕着圈子整人。”
  白如雪换了一套米白色的休闲连衣裙,少了两分职业性的女人味,却多了三分小女人的妩媚。
  午饭结束,李小红的工作就是洗碗筷和盘子。
  白如雪带着白映雪午休。
  堂屋一下安静了,余海洋一个人没有事情做,抓起遥控器看电视。
  看来看去不是广告就是渣渣片。
  关了电视斜身躺在沙发里,看着楼顶发傻。
  朦朦胧胧的做一个奇怪的梦,他梦到和白如雪上了床。
  真像他说的好样,量量她的深度和宽度,测测他的长度和直径。
  关键时刻白如雪来临之时,李小红闯了进去,抓起扫帚对他一阵狂扫,将他扫地出门。
  他苦笑一声坐起,发现裤子里情况不对,湿湿的好像有液体。
  弯腰低头闻了闻,真的流了。
  再次苦笑侧耳倾听,厨房里没有人了。
  为了安全见起还是用下面的卫生间比较好。
  滑下沙发拐进楼梯向楼下跑去。
  进了卫生间反手锁门,拉开裤子伸手一摸,粘乎乎的真的丢了东西。
  脱了裤子走到水龙头下面,拧开试好水湿冲了几下。
  发现没有香皂也没有沐浴露。
  用短裤抹了抹水,空档穿上长裤,抓着短裤胡乱搓了几下,把水拧了挂在喷加上。
  离开卫生间觉得怪怪的,裤子里吊着的东西没有约束跟着步子乱摇晃。
  现在没有换的,只有盼望叶雨涵她们早点到了。

  余海洋顶着烈日在围墙边转悠,一边看一边思索如何利用围墙作广告。
  看来看去少了一点东西。
  这围墙一圈,好像将里面的房子和外面隔绝了,形成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。
  到了门口斜倚在砖墙上,扭头看看里面,又扭头看看外面。
  这是惟一的通道。
  一阵微风吹过,他心里豁然开朗。
  这堵墙一定要拆除。
  凡是围着水泥坝子这一段围墙要全部拆除。
  保留的只是围着建筑物那一段。
  为了兼顾安全性和美观性,可以重新筑一道铁栏或是木栏,既不影响房内的安全,站在门口就可以看到外面一切,绝不影响视野观看院外的景物。
  铁栏或是木栏可以做矮一点,甚至可以在坝子里撑几把大的太阳伞。
  伞下摆几个快餐桌或是小圆桌之类的。
  晚上可以坐在伞下喝茶聊天,也可以看星星赏月。
  阴天或是太阳不毒辣的时候,村里的人可以在伞下打牌、喝茶,聊天。
  可以把院子当作一个小小的临时俱乐部。
  想的入神,墙外来了一个中年妇人。
  脸孔和李小红有三分相似。
  估计是李小红的姐姐或是妹妹之类的。
  看她的年纪至少有40岁了。
  她可没有李小红那样的福气,45、46岁的女人看表面像35、36的少妇。
  这女人是典型的农村妇女。
  面孔发黄,皮肤粗糙,只有衣服之内的皮肤比较白嫩。
  李小燕是李小红的堂妹,嫁到10里之外的杨柳村。
  日子一直过得苦哈哈的不如意。
  自从白如雪回村之后,她隔三差五的找上门,总是想占点小便宜,不是借30、50元的钱,就是借点粮之类的。
  总说过几天就还。
  她说的过几天就是过几年。
  第一年借的钱是三年后才还清的。
  以后的情况差不多。
  渐渐的,李小红不理会她了。
  来了请她吃顿饭,借钱或是借粮一律免开尊口。
  李小燕斜眉歪眼的打量余海洋,以为是白如雪找的男人,脸上堆起亲切的笑容,“大侄子,你和如雪侄女好上多久了?我们怎么一点也不知道。”“阿姨和小红阿姨是?”“我是小红的堂妹,怎么,她们没有对你提起?”
  她脸上的笑容僵住了,男人都带回家了竟然不知道她这个姨妈,这也太离谱了。
  这婆娘像个刮秋风(拣小便宜)的。
  他眉头微微拧了拧,一直以来他最怕这种女人,就像打不死的臭蟑螂。
  可这种人又不能轻易的得罪。
  舒展眉头干笑几声,“海洋刚到不久,雪姐一直在忙,我们聊的不多。”
  妙极了。
  他打太极拳模棱两可,含混不清,既不承认他和白如雪有什么特殊关系,也不否认她的误解。
  塞个大饼子给她让她慢慢咀嚼。
  妇人还真摸不清白如雪到底对他说了多少。
  真的没有说,他不知道当然不能怪他。
  脸上的笑容又恢复了,“你和如雪是怎么认识的?”“这……”
  这问题不能再打太极了,他灵机一动领着她向屋里走,“姨妈走了远路肯定渴了,先进屋渴点水,歇歇脚。”“大侄子,你细心又懂得教敬老人家,难怪如雪侄女会喜欢你。”
  妇人心里大乐,跟在屁股后面脸都笑烂了,“你们什么时候请客办喜酒?”“这……”
  他恨不得一脚将她踢到院子外面去,两眼一转把事儿推到白如雪的头,“这事儿全看雪姐的意思。”
  妇人上了台阶抓着蓝底白花的短袖下摆抹汗水,不经意提高了一点,余海洋发现她放空档,两只大白兔虽不像白如雪的粉~嫩迷人和有型,可尺寸不小,大小和李小红的接近,应该是36E级减。
  可能孩子较多哺乳的次数多,明显下垂相当松驰。
  软绵绵的捏着应该挺舒服的。
  妇人抹了汗水又放下衣摆,跟着他进了堂屋。
  进了堂屋余海洋赶紧帮她倒水,提过三峡牌落地电风扇按了一档对着她吹。
  “哎哟!大侄子真懂事,以前带过孩子没有?”
  妇人一口气喝干纸杯里的水,把杯子递了过去。
  “带孩子?”
  余海洋伸手接过杯子又倒了一杯,双的递给她不解的问,“姨妈说的话我不太懂。”“你没有结婚带过孩子,怎会和如雪侄女?”
  妇人端着杯子呆了,青头男(没有结婚的男人)怎会爱上白如雪呢?
  “姨妈真会开玩笑。”
  他算是明白妇人的意思了,他一个没有结婚的男人怎会爱上白如雪这种带着拖油瓶(孩子)的女人。
  妙的是他既不否认也不承认,更不解释他和白如雪之间的关系。
  让妇人揣着一个大闷萝卜慢慢猜。
  聊到关键时李小红出现了。
  她上了年纪睡眠不多。
  中午累了只是躺下休息十几分钟就起来了。
  她起床计划出去抓药,听到楼下有两个人的声音,下楼一看是李小燕,脸上的高兴劲一下子全跑了。
  李小燕好像是一个恬不知耻的女人,无视她脸上的黑色(不高兴)放下杯子起身跑了过去,“大姐,你也真是的,如雪侄女……”
  余海洋暗呼不妙。
  如果李小红问他为何不解释清楚,这叫他怎么答?
  灵机一动赶紧插嘴,看了看外面火辣辣的太阳,“阿姨,外面日头太毒了,阿洋帮你抓药,你陪姨妈聊聊。”“你知道哪有药店吗?”
  李小红做梦也不会想到,余海洋是为了逃避李小燕才大献殷情,主动要求帮她抓药。
  “路在嘴上。有嘴就有路。”
  他伞也不带甩着两腿冲了出去,顶着烈日沿着出村的大路向村口跑去。
  李小燕呆了呆接着刚才的话题,“如雪侄女真是好福气,不但找了一个青头男,还这样孝顺你,人又细心,真是难道啊。”“你胡说什么啊?”
  李小红脸色一沉赶紧解释,“他中午刚到,租我们的房子开美容馆,和如雪没有任何关系,你别红口白牙齿[信口雌黄]的乱说。”“啊……这……”
  李小燕好像被别人甩了两个巴掌,脸色阴睛不定,“这小伙子怎么也不解释一句?害我……”“你肯定没完没了的说个不停,人家怎么解释?”
  李小红不管谁对谁错,先入为主认定是李小燕不对,把矛头指向她护着余海洋。
  “大姐,你也别生气了。”
  李小燕干笑几声拉她过去坐下,“这事儿只有我们三人知道,别人又不会知道,对谁都没有影响。”“你还嫌如雪的麻烦少,是不是?”
  李小红脸旧板着双颊不给她好脸色,“村里的人背着我们说得有多难听,你是清楚的。不想给如雪再忝乱就少说几句。”